蔡澜

送 人

李胥来自北京,个子高大,笑容可爱。 
当年他只手空拳,在旅行社当后生,大家都喜欢他,有甚么特点?就是得一个「勤」字。任劳任怨,所有事都做,给多少拿多少,整天笑嘻嘻。这种人,怎会不生存下去? 
中国的字画就是那么影响人生,李胥家人和吴作人及李可染有来往,见这小孩子要去香港闯天地,前者写给他「业精于勤」,后者书「天道酬勤」送他,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用了那个勤字,李胥牢牢记住。 
有个机会让他到日本念书,只消数年,他已精通日语,回到香港当导游,一步步爬上,现在他已是「丽辉珠宝」的大老板了。 
日本游客一车车去他公司买东西,都因为招呼殷勤,价真货实。李胥对自己的成功并不骄傲,最自豪的一句话也只是:「我算对得起香港,我没有赚过香港人一毛钱。」 
字画启发了他,自然成为收藏家,每次购入国宝级的作品,都不用「买」字,说是「送」。口头禅是:「今天又有人送我一幅。」 
人家送他,他也送人。 
有一天他来我办公室,看到壁上挂的那幅丰子恺,画的是一个穿长袍的人微笑著,坐在一块岩石上当沙发,题为「随寓而安」,很喜欢,说好画要配好字,送了一对啟功的字给我,当今我把它挂在丰子恺的两旁,书著:「能将忙事成闲事,不薄今人爱古人。」 
有幅齐白石的「七鸡图」是老人在「七七卢沟桥事变」后封笔,抗战胜利后才画的,七鸡和七七谐音,很有意义,李胥得画后干脆送给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。 
除了画,当宝贝的是他的三个女儿,大女漂亮,二女聪明,小女古灵精怪,现在还在上学。她们一天天快高长大,李胥感叹:「终有一天,也得送人。」

 
   
评论(1)
热度(80)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