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连 想

有些商标出了名,就成为该制成品的代号,我们一听到「立顿」便想起黄色茶包;「济众水」便是止泻药。 
更厉害的,商标变成了动词,像在印度尼西亚拍照片,就叫「柯达」。 
韩国人喝酒,只爱土炮,后来自己也有自己的孖蒸,就是没有日本清酒。最早进口清酒牌子叫「菊正宗」,把菊字省去,叫「正宗」,就代表了日本清酒了。 
年轻人之间, Levi's就等于是牛仔裤。 
老一辈的人用 Henna,等于是染发剂,当今和年轻人谈起同一个 Henna的字,又变成了一种暂时性的纹身了。 
「露华浓」出产很多化妆品,但没人记得,它是一家最早推出洗指甲油的公司,所以一说「露华浓」,就指洗指甲油。 
我们听到「老人牌」,便知道是说麦片,「 Kellogg's」则是粟米片。 
连想是一件有趣的事,并不一定是商标,固有的名词也启发了形象。阳光代表了开朗和健康。月亮并不一定像邓丽君所说,代表了她的心,小孩子总想起月饼。 
牡丹花是富贵,落叶是悲哀。 
用黄金做的厕所板,是暴发户。 
字画则是风雅,股票是投机,房地产从前是财产,当今是负资产。 
六十年代中,一提起香港,外国人即连想到人造花,七十年代是购物天堂、美食天堂。 
八十年代是贵、贵、贵。 
九十年代是回归。 
两千年代,香港的代号是惨、惨、惨。 
别人怎么连想香港,是别人的事。我们住在这里的,每天日子还是要过,香港代表的,仍然是头脑灵活,生存力强。这个连想,永存心中,甚么都不怕。

 
   
评论(13)
热度(133)
  1. 狭海_一柳临川氏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