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间谍小说大师

说 John le Carre是英国最好的小说家,一定有人反对,但说他是最好的间谍小说家,就没人异议了。 
作品《 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》被拍成荷里活电影,令他在国际上一炮而红,现在已八十多岁了,还不停地写,以往有一部叫《 Absolute Friends》,说了很多美国的坏话,在那里的反应是毁誉参半。
不过他的书总有可看之处,慢条斯理地从一些无关重要的人物发展,凭蛛丝马迹,抽丝剥茧,一直说到大结局,令人放不下手来。
我从他的《 Tinker, Tailor, Soldier, Spy》读起,接着看作者用同一个主角写了《 Smiley's People》。之后,就不错过他任何一本书,中间有些是看的,大多数是听录音书,在旅行时,是我的良伴。
早期写的都以和苏联冷战为背景,上述的那两本的主人翁是已经退休的间谍头子,写他如何抓对方的情报人员的故事,作者本人也在英国的情报部工作过,拿起笔来又生动又逼真。
但是不是自传式的呢?作者说过:「大家都以为我是一个由间谍转去做作家的人,真是胡说八道。我只在情报局花了几年功夫。我写过的故事没有一件是真的,只是我的梦想,和事实一点也搭不上关系,但大家把我的书当成间谍手册,真是无奈。
听了当然飘飘然,竟然可以如此当真,但我憎恨自己,当人家把我当成间谍小说大师。艺术家对我来说,是假的,他们顶多只是一个间谍,我不例外。」
作者也把所谓的间谍,在他那本《 The Tailor of Panama》写成无事生非,枉作小人,大骂一场。
冷战完毕,没有对向可以写了,他转移到中东局势和俄国黑帮去,另一本着名的《 The Constant Gardener》中,把目标转向大药厂的阴谋去揭发,十分好看,也拍成电影,女主角还得到了金像奖。

 
   
评论(1)
热度(57)
  1. 汉哥你的幻肢怎么那么长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