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羡 慕

收到老友金峰兄沈云嫂的来信,长长的四页纸,另附数张照片,看了老怀欢慰。 
没有他们提起,我还不醒觉,大家最后一次见面,已是四十年前的事了。
偶而,我在电视上还看到金峰兄和钟情等诸位女主角合演的黑白片,卿卿我我,大唱一轮。只要一个镜头进眼,便得把整部片看完,以表思念。
金峰兄是化妆大师方圆先生的独子,和沈云姐在一九四五年认识,厮守了整整六十六年头,相依为命,在离婚当儿戏,完全不相信爱情存在的当今,算是奇迹。
两人婚后生了四个孩子,儿子方浩和方涌,女儿方平和方茵,一共有十个孙子和一个曾孙,真是名副其实的四代同堂大家庭。
移民到了波士顿后,就一直安居下来,沈云姐形容这座文化古老的城市,说一点也没受岁月影响。假如将服装和汽车换成马车,谁也不会觉得怎么改变,每次经过贯穿全城的麻省大道,老店依然开着,连路上的坑也从没挖好。
三十年前计划的一条地下道,至今尚未完工,街边的各式路栏还是摆着,波士顿人叫它为「大挖 Big Dig」。看着这种情形,沈云姐也不自觉已经八十许,仍是年轻,从照片看来,也的确如此。
改换的是他们的住宅,本来建在湖边,巨大无比,当年因为沈云的老爷和奶奶也搬来了,需要多个房间。
看到女儿家对面的房子有出售的招牌,他们即刻买下,在七年搬了过去,屋宇小了,但只是两老居住,冷暖气费用,已省不少,又大家互相照顾,我可替他们放下一百个心。
搬家时,沈云找到我替他们写的一幅心经,相信也已残旧了吧,这几天,乘还没出发到大溪地之前,再抄一张,让他们两老回向众生去吧。
最后沈云写道,有老伴、老窝、老友、老本,知足矣。真是羡慕。

 
   
评论(2)
热度(56)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