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说话强迫症

话说个不停,我们叫长舌妇,这对女人甚不公平,男的,应叫长舌公。 
发现这一类家伙愈来愈多,别人所说的任何话题,他们都能搭上,这还不止,最大的本领是绝对有办法绕个圈子,往自己的脸上贴金,说个没完没了。这已不是习惯问题,而是一种病了,偏执狂和强迫症双管齐下,外国人叫为Compulsive Talker。
最近招待一位外国友人,她丈夫就是其中一个,当然由他先开口:「你做什么的?」
「偶而写写东西。」我答。
「那你看过丹布朗吗?你看过尊吉士南吗?你看过罗拔派德森吗?他们的书有……」接下来,他一大堆书名全念出来。
「史蒂芬金还是我的同学呢,他比我低几班,我一早看得出他有写作天才,什么?你没见过他?下次你来美国,我介绍给你。写小说最重要的是灵感,灵感从哪里来?那不容易吗?一坐下来,灵感就来了,你不会,我来教你。」
见我又不作声,他即刻讲几个笑话,都是老到掉牙的,还没有讲到棺材钉自己就先咭咭咭,如果是女人,真可以用花枝招展来形容。
「在打战时,我到了南京,救过不少你们的中国女人……」
我不得不打断:「你今年几岁?」
「四十五。」
「那怎么可能?」我倒有兴趣听听他怎么自圆其说。
「我爸爸和我长得一模一样,不止性格相同,有时也会灵体沟通,他感受到的我也能感受到。我当年救人的过程,就像昨天,记得清清楚楚。」
饭吃不到一半,我已起身,这种人那里是强迫说话症,已是神经错乱!介绍他去做电台 DJ好了,不然推荐他去写专栏,一定可以霸住好几家报纸的副刊。

 
   
评论(16)
热度(98)
  1. 沧海白狐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spitz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