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死 法

和年轻友人聊天,对方问:「你有没有想到死的问题?」 
「当然,」我笑了:「有一天,来到我这个阶段,你也会去想的。」
「那么有没有想到那一种死法最好?」
「古人说:寿归正寝。在睡觉中离开,肯定是最好的。不过很少人有这种福气。」
「学高僧,像弘一法师,知天命已尽,在断食中走,也是好事。」
「太难了,有没有更好的死法?」
「大吃大喝,做个饱死鬼,也妙。」
「给食物鲠住喉咙那一刻也不好受的,要什么吃死才舒服一点?」
「可以吃河豚的肝,天下美味。日本有一个出名的歌舞伎演员,就是那么走,死去时,还脸露笑容呢。」
「那么喝酒喝死呢?」
「不容易,典型的例子是古龙,医生说再喝就没命,他照喝不误,终于完成自己的愿望。不过平常人一大醉就想呕吐,那种感觉比死更难受,也就不会想到用这种方法离去。」
「万一这种方法不成,像患了癌症,很痛苦,几经折磨,又没有生存的希望,怎么办呢?」
「打吗啡好了,一枝枝针打下去,飘飘然,到过量而死,有什么痛苦?」
「这不是变成了吸毒者?」
我懒洋洋地说:「你这个人真是不化,人之将亡,还怕变成吸毒者呢?」
对方点点头:「这个不错,问题是在怎么找到海洛因罢了。」
「要找,还是有门路的,」我说。
「太悲观了,还有没有更快乐的?」
「有呀,马上风。」我说:「前几天报纸说有一项调查,说突然的性行为,心脏病发的风险高出三倍来,这是天下最快乐的死法。设想子子孙孙一下子冲了出去,身体衰竭而死,是多么地过瘾!」

 
   
评论(16)
热度(109)
  1. 沧海白狐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南平种菊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