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想念羊城

九龙城最老的点心店「羊城」已因贵租而结业,当今代之的是一间药局,叹息不已。从前邵氏年代,要出外景之前,工作人员总在羊城集合,吃点东西,喝几杯普洱才出发,繁忙的日子,也因这一餐早茶变得优哉闲哉。 
后来我搬到附近住,也差不多每个星期要去光顾羊城一两次。店已年老失修,所谓高贵的客人不会走进来,但我们这种只求味道的,那管得那么多,旧时的茶楼,环境比羊城差的大把,还不是照样吃?
早上,一笼笼刚出炉的在店里任意叫,也在门中设了一个摊子,蒸笼一个搭一个,叠成一栋,蒸汽由下面焗上,也是热腾腾。
由一位又勤劳,又一直保持笑容的妇人主理,客人外卖,她把虾饺、咸鱼肉片饭或叉烧包倒入塑料盒中,还装入一包淋在肠粉上的酱油,炮制过,带甜,让客人拿走。
我最爱吃的就是这里的烧卖,虽然没有广州白天鹅那么精致,但肉也是手剁的,个头较大,粗犷中带着细腻的味道,是我百吃不厌的。
另外蒸排骨饭,早上的装入一个小铁盅中,中午的较大,也贵一点点,但绝对能充饥,而且比麦当劳好吃百倍。
清早七八点,已有刚烤好的烧全身,皮脆得像饼干,我如果不在店里吃,就请师傅斩一两条带肉的肋骨,再来一块半肥瘦的叉烧,打包到九龙城街市三楼熟食档去享用。到了晚上,羊城的姜葱炒蟹也做得一流,蒸鱼更有一套。俱往矣,当今这一带的外卖,只剩下大陆做好运到香港来蒸的贱价点心,吃完只有四字可评:一塌糊涂。

 
   
评论(16)
热度(175)
  1. 龙少作云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相见恨晚!蔡先生,天下有如此的美食,脍炙人口,怎么就结业呢?贵租,系今天社会的金钱意识。我们不谈政治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