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火车旅行的情趣

微博上的一些网友,说当今的火车旅行,一点情趣也没有。
从前停站时的小吃一样样消失,金华火腿、湖州糉子,各地的茶叶蛋,全不见了!剩下的只是康师傅方便 面和农夫矿泉水,一路上的风景也只有高楼大厦。
我亦有同感,从前到广州,喜欢乘直通车,两小时抵达。上车后钻进餐卡,叫一尾蒸鱼,来个芙蓉虾仁,再送数樽啤酒,抽几枝烟,一下子抵达。
当今有餐卡的火车逐渐减少,时间不巧时遇到香港的班次,就是屈臣氏蒸馏水代替农夫矿泉水了,连即食 面也不供应,只剩咽不下去的三文治,烟更不必说抽了。风景还是依然可以看到一小部份,沿途到了东莞一带,倘见满山遍野的荔枝树,当今还可以看到无数的红点。
已经多数用汽车了,比火车多出一个钟,但计算出发、等待、到站也差不多。坐汽车的好处是去时能在大埔熟食档停一停,吃碟云吞 面和一碗鱼蛋粉。归途经道滘,吃完糉子买些手信,再经深圳,购入最新的影碟,当然只作参考用途。
讲回火车旅行,最记得小时常听家父讲的往事:年轻小伙子从上海到杭州,靠窗座位有个木架,架上一个小洞,刚好放进个玻璃杯,车掌来到,装入龙井,再冲热水。
碧绿的茶叶跟着火车的晃动,一上一下,好像在打筋斗,从不外漏。望着它,家父深感火车旅行的情趣。
这故事听完再听,恨不得亲自马上赶到一试,但当今的沪杭在线,也无此情景吧。

 
   
评论(22)
热度(119)
  1. 西瓜橙子各有所爱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高铁和飞机都太快了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