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作怪

荤笑话老头问钟斯医生:

「医生的定义是什么?」

钟斯很幽默地回答:

「有人认为医生是开药方的,这一点,医生懂得不多。

 有人认为医生是会医病的,这一点,医生懂得更少。

 有人认为医生是为了了解人体结构的,这一点,医生是一窍不通。」

荤笑话老头大笑:「还有没有更多的医生笑话?」

「有。」钟斯说。

「内科医生是懂得一切,但什么事都不做的人。

「外科医生是什么事都做,但是什么事都不懂的人。

「心理医生是什么事都不懂,但又是什么事都不做的人。

「负责解剖的法医官是什么事都懂得,但是什么事都做得太迟的人。」

荤笑话老头又大笑:「除了你以外,我什么医生都不相信。」

「为什么你不相...

琉璃工房博物馆

晚上,会合了上海食家沈宏非,以及专栏作家小宝一块到天平路的「老吉士」吃。这家人,永远不会让客人失望。
店已重新装修,但还是那么小,总舵手有个英文名字,叫 Mimo,他说要保持这个人数,出品才有水准。
不方便在店里抽烟,和沈宏非走到外头吞烟吐雾,两位面目娟好的女子走过,认出我,要求合照。我没拒绝,那知拍完忽然飞来一吻,给沈宏非记录了下来,即刻发到微博上,外地网友说上海粉丝为何那么热情?这不过是小插曲一桩。
问小宇说杨惠珊为何不来吃饭,回答还在赶礼物送我。
第三天,重头戏杀到,是微博网友见面会,田子坊的琉璃工房博物馆大厅已挤满了人,当今粉丝数目已达二百四十五万人次,在上海的也不少,已不能一一容下,报名者先...

水上人家

翌日,微博网友波子来陪我们去吃早餐,她带了自制的苏格兰甜饼和英式司空,这两样东西她做得最拿手,研究多年,不逊英国人做的,又有一瓶自泡的梅酒,在附近的「丰裕」包子店吃得饱饱,白昼宣饮,有点醉意。这家店分行甚多,卖平民化的生煎、 面食,要求不高的话还可一试。
地址:上海瑞金路一四○号
中午到上次参加我苏格兰之旅旅行团的易太太开的店,就在希尔顿酒店里面,叫「水上人家」,卖宁波菜。我说我是代倪匡兄来吃的,试过之后,要为他写一份报告,以藉乡愁。
老板易先生也是团友张文光的好兄弟,张文光特别关照,他热情地招呼。
先上的冷菜八小碟已是丰富的一餐,其中我最爱吃的当然是宁波烤菜,这是把新鲜的野菜放在锅中,由生...

又到上海

答应为微博网友做见面会,广州的已举行,这回去上海,下次再到北京。对大家有个交代。
抵步,杨惠珊的秘书孙宇来接机,上海的见面会完全是他们安排,在田子坊的琉璃工房博物馆举行。
抵步后,先去医肚,本来小宇说带我去吃羊肉,但知道她没吃过「正斗」的云吞面,就说不如改去那里,我和何老板说好去试菜的。
正斗分店开在国际金融中心,当今国内大都市都有 IFC,广州的珠江新城也有一座,上海的在浦东。
新建的大厦,人流不多,各食肆冷冷清清。走进去一看,何老板不惜工本,装修得比香港 IFC的更加豪华,再带了十多位香港师傅前去,一点一滴,从头做起,务求和香港的水准一样。
店内还设有一玻璃厨房,让客人看到竹升的云吞银丝 ...

老板的故事

 「如果你做的工作不愉快,要博炒鱿鱼的话,有好多种办法,」荤笑话老头说:「其中一种,就是当你的老板讲笑话的时候,大家都笑,只有你一个人不笑,不然就讲以下这个故事给你的老板听。」

当上帝把男人造好之后,男人身体上的每一个部分都想当老板。头脑说:「我控制思维,我就控制一切,我应该是老板才对。」

双脚说:「但是你要去哪里也得靠我呀,没有我,你们只能躺在那里,我应该是老板才对。」

眼睛说:「要去哪里也得看得到才行,不然走到一半就会闯祸,我应该是老板才对。」

接着,心脏、耳朵、肺部,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要做老板。最后,屁股儿说真正的老板应该是他。

其它部分都大笑,屁股儿怎么当得了老板?...

好货

陈生生要去欣赏汉城奥运会,目的当然是泡韩国妞,但他的八婆太太死命要跟着,陈先生只好带她去,心想总有空档溜出去滚滚。


出发之前,陈先生问他的朋友:「喂,现在叫鸡,要多少?」


「三百韩币吧。」他的友人说。很显然,这个朋友很久很久没有去过韩国了。


到了汉城的「乐地」酒店。


陈先生向他的老婆说:「你不如先去洗洗头,冲个凉,我们傍晚再去酒店的夜总会舞厅跳舞。」他老婆点点头。


陈先生乘这个机会马上到酒店大堂逛逛,坐在咖啡店里有个高大的韩国美女向他打眼色,陈先生也回敬。她走了过来:「你是不是要人陪?」...


充 饥

为了公干又去台北两天,还是入住「西华饭店」。这都市没有什么更新更好的,旅馆的水准一向不高,还是老的好。
不过,也与以往的情景不同了,昔时台北的小巷中,一早就充满好吃的小档口,选择甚多。当今的,都是一些所谓的健康食品。
三文治、煎蛋等,代替了烧饼油条,酒店周围出现的是「卖咖啡」、「 A.I.T.烘焙」、「LuLu」等快餐式的。嫌贵的话,还有一辆小车,贩卖这些方便,但非常难吃的东西。
我最喜欢的「切仔面」,无处可买,问酒店的服务生,爱理不理,说不出哪里可以找到,与从前的员工水准差一大截,大概这些小厮也是乡下来的,什么都不懂。
亲切,应该可以挽救老酒店声誉,但是「西华」好像照顾不了这些,是时候找别...

火车上的八婆

荤笑话老头去英国旅行,最喜欢坐火车,英国的火车有个玻璃窗车厢,又舒服又高贵又自在,是别的国家没有的。这一次,他又乘火车到乡下,正当欣赏一路上的田园风光,走进一个老处女,荤笑话老头不介意,继续看外面,这时,又走进另外一个老处女。两个老处女一路上吵个不停。

 一个说要坐在面对前边的方向,另一个不肯让位给她;一个要把行李放在座位上,另一个不准她放。最后,她们争论到底要不要打开窗口。越吵越僵,差点打了起来,荤笑话老头才不肯插手,冷眼地看着。这个老处女谁对谁非不能解决,把火车管理员叫了来。

 「如果你让她打开窗。」其中一个说:「我会患感冒,万一我病死,是谁的错?」「如困你让她关上...

毛发

钟斯医生替荤笑话老头动肾结石手术,当他躺在医院静养的时候,还是老顽童一个,常讲些荤笑话给护士们听,有些津津有味地欣赏,但是有些丑人多作怪的老太婆就尖叫起来。

老太婆护士们抓了医院的院长来评理,说病人非常咸湿,讲的都是不文的东西,一定要院长把这个老混蛋赶出去。

院长摇摇头:「但是,他是钟斯医生的病人呀,我们老远请钟斯医生来讲座的,怎么可以把他的朋友也得罪呢?」

老太婆护士们死也不肯罢休,院长只好去找荤笑话老头,问他说:「你到底和那些护士说了些什么?」

荤笑话老头回答:「我问她们,女人在哪一个地方的毛发长得最密、长得最黑、长得最鬈曲?」

院长听了也生气,只好把钟斯医生找出来,钟斯医生走到...

打老公

从前,流行过一个笑话:韩国老婆三天没有被打,问说老公是不是不再爱她?自从有了那部叫《我的野蛮女友》的电影出现后,我们才知道当今的韩国女人不是被男人打,而是打男人的。
「你有没有打过老婆?」我问徒弟亚里峇峇。
他回答说:「我那里敢。」
「那她打不打你?」
「她也不敢,」亚里峇峇笑了:「不过我常被那十四岁的女儿打,昨天的一拳,打得我的腰好痛。」
韩国人性子刚烈,打架不出奇。曾经看过两个女人对打,衣服都扯烂了,露出奶奶,旁观者皆拍手叫好。经济起飞之后,女人的地位高了,收入也有,成群结队到外国游玩的例子很多,你到尖沙咀一带走走,就能看到。在街上打老公的例子还是少的。一个扒手偷了韩国女游客的手袋,被她追赶着打,倒...

  1/35  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