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澜

同 学

旅行时,把记忆留下,有些人用相机,我则用文字。但这两种方式都不能与当地人发生接触,对一个地方的观察不够深入。就算你够胆采取主动,语言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。 
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画画,拿了一张纸头和笔墨,见有趣的人物画张漫画,对方一看,笑了出来,朋友就好交了。 
画得像是不容易的,所以要找好老师,有甚么人好过尊子呢?有晚一起吃饭,我向他强求:「请你做我的师傅吧!」 
尊子笑了:「画画不难,一定要找到一个符号。大家对这个人的印象是甚么?你把他们心中想到的画出来,就像了。」

说得太玄,太抽象了,不懂。 
「还是到你家去,当面再过几招给我行不行?」我贪心得很。 
「先过我这一关。」尊子太太陈也说。 
「?」我望着她。 
「先带几个俊男给我看看,我喜欢的话就叫尊子收你为徒。」陈也古灵精怪地说。 
「要带也带美女去引诱尊子,带俊男给你干甚么?」我问。 
陈也笑得可爱:「美女我也喜欢,照杀不误。」 
一时哪里去找那么多俊男美女?不让我登门造访,只有等下次聚餐带了纸笔,在食肆中要尊子示范给我看看。 
大家见面,尊子带了一本美国著名漫画家 Hirschfeld的作品集给我。 
「看了这本书,自然学会。」他说。 
记得第一次拜冯康侯先生学书法时,他拿出一本王羲之的《圣教序》碑帖,向我说:「我也是向他学的,你也向他学。我不是你老师,你也不是我学生,我们是同学。」


 
   
评论(1)
热度(81)
  1. 夏至饮茶BON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我叫蔡澜,听起来像菜篮,买菜的篮子,所以一生注定得吃吃喝喝。现在在摆个龙门阵,只谈美食,不论政治。